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森林 > 与天同兽

415.第415章

与天同兽?|?作者:雾矢翊?|?更新时间:2018-03-19 15:12:2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我的重生女友神霄我的神级手机助手限制级末日症候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洪荒二郎传武逆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
  看着那颗蛋, 楚灼心里生起一种诡异的感觉。

  她的目光从黄金宝座的蛋往后移, 发现后面还有一面巨大的影壁, 影壁上的浮雕皆是不知名的凶兽图纹, 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那些浮雕上的凶兽便会朝前一跃, 凶猛地扑过来。

  看了半晌,楚灼发现这高台上, 除了那巨大的青铜鼎和黄金宝座, 便无他物。

  不过光是青铜鼎和黄金宝座上的蛋, 便让人直觉不对劲。

  从进入这间大殿开始, 她心里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现在那种感觉不仅不散,反而越发的强烈。经历三世, 楚灼对自己的直觉从来不小瞧, 暗暗地警惕。

  “叽!”三头雪鸟见到黄金宝座上的蛋, 三个脑袋都歪了歪,发出三声意喻不明的叫声。

  这时, 封炤朝黄金宝座走过去。

  三头雪鸟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三颗脑袋探过去观看。

  封炤看了看灰白色的蛋,伸手将它拿起在手上掂了掂,朝楚灼笑道:“这是石卵。”

  “什么?”楚灼有些惊讶, “不是蛋么?”

  封炤失笑, 手指在那石卵上抚了抚, 眼中滑过一缕紫芒,“它只是看起来像蛋。”

  说着,就这么将它朝楚灼抛过去。

  楚灼下意识地接过,石卵并不大,双手可以捧起,入手沉甸甸,冰冰冷冷的,宛若石头的质感,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也没有什么生命气息,确实不是某种生物的蛋,而是看起来像蛋的石卵罢了。

  “为何这里会放一个石卵?”楚灼有些莫名其妙,翻着手中的石卵查看。

  若是他们没有从上古洞府过来,没有来到这处大殿,遇到一颗石卵自然不会奇怪,但这里无处不充斥着一种奇特的气息,让她直觉警惕,就算是一颗石卵也充满不对劲。

  想着,她抬头望向台阶下的大殿,目光在那一排排粗大的宫柱,以及宫壁上的壁灯滑过,壁灯上的灵火虽弱,却永恒不灭,由此可以推测,这灵火也不简单。

  所有不简单的东西加起来,越发让人肯定这里有古怪。

  楚灼手里拿着那颗石卵,目光转到封炤身上,见他伸手拍了拍那张黄金宝座,修长白晳的手指明明看起来没怎么用力,却生生地将镶嵌在宝座上的彩色灵石掰下来。

  彩色灵石落到封炤手里,绚丽的彩光在他手上柔和地绽放,格外的美丽。

  “这是灵彩玄石,它虽非灵石,却是一种难得可以储存灵气之物,不过修炼者不能吸收。”封炤和她解释道。

  “若是吸收呢?”楚灼问。

  男人脸上露出有趣的神色,“若是吸收……会暴体而亡,除非是神体。”

  楚灼哦一声,心里琢磨着为何这宫殿的主人用灵彩玄石装饰黄金宝座,难不成因为它好看?上古时期的修炼者难不成讲究美观而非用途?

  她又看向黄金宝座,同样做得十分精致美观,或躺或卧皆可,上面镶嵌的灵彩玄石使它看起来更是精贵不凡,凡间帝王的宝座和它一比,实在不算什么。

  黄金宝座上一共镶着九颗硕大的灵彩玄石。

  封炤将它一一掰下,丢放到先前放置石卵的宝座上,三头雪鸟好奇地凑过去,先是伸出一个脑袋观看,用翅膀拨了拨,然后三个脑袋一起伸过去,凶狠地朝灵彩玄石啄过去。

  咯的一声脆响,三头雪鸟的三张嘴啄在三颗灵彩玄石上,灵彩玄石岿然不动,三头雪鸟却僵硬了,整个身体都僵在那儿,屁股翘得高高的,看得楚灼正奇怪时,三头雪鸟发出“叽——”的叫声,无比凄厉,圆滚滚的身体一飞冲天,狠狠地砸落下来。

  楚灼看着三头雪鸟疼眼泪乱飙,到处乱飞乱跳的模样,顿时无语。

  这只鸟总是蠢得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蠢!”封炤一把抓住从他面前飞过去的三头雪鸟的翅膀,将它拽过来,将一颗灵丹塞进它中间的脑袋的嘴里。

  三头雪鸟疼得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身体往后躲,目光转向黄金宝座上的灵彩玄石,表示再也不敢去啄它们了。

  封炤给三头雪鸟塞灵丹后,便不再管它,将手里抓着一颗灵彩玄石抛回黄金宝座上,目光落到台阶前的青铜鼎,迈步走过去。

  楚灼捧着石卵,也跟着走到青铜鼎面前,开始研究起来。

  青铜鼎颇高,约莫有十丈,共有六足,鼎身上盘踞着上古凶兽的图纹,或坐或卧或奔跑或狩猎,看得久了,一股凶蛮的气息扑面而来。

  楚灼看得心中一跳,还未来得及躲避,一只温暖的手掩住她的眼睛。

  “别看太久,上面有凶兽的气息。”封炤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楚灼嗯一声,偏了偏脑袋,示意他可以放开了。

  封炤感觉到手心拂过她纤长浓密的睫羽,像小刷子一样,轻轻地搔过他的手掌心,整颗心都有些酥软。他的心一跳,不敢再多想,伸手揽着她的腰,带着她一起跃到青铜鼎上方察看。

  青铜鼎里没有其他东西,唯有底部落了一些灰白色的颗链之物,并无特别之处。

  封炤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楚灼见状,没有出声打扰,安静地倚在他身边。

  突然,封炤挥手,黄金宝座上的九颗灵彩玄石跳起飞过来,悬在他面前。

  封炤抓起一颗灵彩玄石抛进青铜鼎里,灵彩玄石骨碌碌地滑到青铜鼎的底部,在巨大的青铜鼎里,灵彩玄石散发的光芒越发的绚丽。

  封炤又抛入第二颗,灵彩玄石和青铜鼎相击时的叮当声响起。

  在封炤抛出第三颗时,楚灼感觉到一缕似有若无的风拂过,下意识地转头,就见三头雪鸟飞到他们身边,三个脑袋好奇地探到青铜鼎中张望。

  楚灼看到它那好奇的模样,不免又是一笑,想到初遇到三头雪鸟时,它的叫声让他们差点吃了一个亏,哪知道被封炤驯得服服贴贴后,会如此的蠢。

  这时,封炤已经扔出第六颗灵彩玄石。

  楚灼猛地抬头,看向偌大的宫殿,只见周围的壁灯里的灵火开始闪烁起来,仿佛要被风吹灭一样,然而殿中并未有风流动。

  封炤扔出第七颗灵彩玄石,灵彩玄石掉进青铜鼎底时发出叮的一声,同时一股风刮过来,壁灯上的灵火闪烁得更厉害,周围的一切在灵火的映衬下,魔影幢幢,显得殿里的气息越发的阴森古怪。

  楚灼直觉不好,她发现封炤朝青铜鼎丢灵彩玄石的行为并非为好玩,她仔细地回想一遍先前的事情,从封炤让三头雪鸟驮他们来到台阶,封炤拿起黄金宝座上的石卵,掰下黄金宝座上的灵彩玄石,然后将灵彩玄石抛进青铜鼎……

  这时,被抛到青铜鼎中的第八颗灵彩玄石终于有了变化,原本零散分布的灵彩玄石汇成一个灵阵,青铜鼎也开始颤动起来。

  封炤轻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抛出最后一颗灵彩玄石。

  青铜鼎颤动得更厉害了,一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狂风刮过,若非封炤将她搂到怀里,楚灼觉得自己可能会被那道狂风刮走,三头雪鸟尖叫着差点被刮走时,封炤伸手抓住它的翅膀,在它的尖叫声中,粗暴地将三头雪鸟丢进青铜鼎里。

  “叽——叽叽——叽——你干什么?”

  当听到叽叽的声音变成一道陌生的咆哮声时,楚灼从封炤的怀里探头,看向青铜鼎,就见青铜鼎泛起一阵彩色的灵光,灵光之中,三头雪鸟陷在青铜鼎中无法出来,它的三个脑袋扬得高高的,愤怒地盯着封炤。

  “叽——你是何人,竟然敢打扰神只的休眠——叽——”

  三头雪鸟一边扇着翅膀,一边愤怒地朝半空中的两人愤怒咆哮。

  楚灼神色不动,其实心里已经懵逼,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知道封炤刚才所做的一切自有其目的,却不知道他将三头雪鸟丢到青铜鼎后,三头雪鸟会口出人语。

  封炤不屑地道:“什么神只?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玩意儿,也敢在本座面前称神!”

  三头雪鸟被他的狂妄气个半死,但青铜鼎中的灵光将它束缚在其中,根本无法从青铜鼎中爬出来,只能尖利地叫嚣着:“叽——尔等区区一介凡兽,竟然敢污蔑伟大的神只——叽——本神要让你不得好死——叽——”

  封炤仿佛听了一个笑话,笑得更猖狂,揽着楚灼落到青铜鼎边沿站住,居高临下地盯着被束缚在青铜鼎里的三头雪鸟,“本座能将你困在鼎里,你以为你能出来?什么神?现在可不是太古时期,神早就陨落,没有陨落的也早已另辟空间寻找生存之地,不存在此方世界!”

  所以大爷他怎么猖狂都不怕。

  听明白他话中意思的楚灼:“…………”

  楚灼轻咳一声,同情地看着此时被迫在三头雪鸟身上苏醒的所谓的“神”,也实在够倒霉的,遇到这么只任性的兽,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就将“神”封在一只通灵兽的身体里,不怪祂勃然大怒。

  只是可能太过愤怒,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听到封炤的话,三头雪鸟顿时呆住,三个脑袋呆呆地看着他们,仿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封炤也不在意,他饶有兴趣地打量青铜鼎里的三头雪鸟,突然转头问楚灼:“灼灼,你相信它是太古大陆的神么?”

  楚灼木然地摇头,“别问我,我是个没见识的,太古大陆的事情还是你告诉我的,你知道得多。”

  封炤笑眯眯地说:“怎么会?我的小姑娘可聪明了,都不用我说,你就明白我在做什么。”心里美滋滋地想,他的小姑娘果然喜欢他喜欢得不行,觉得他知道得多呢。

  楚灼被他那句“我的小姑娘”弄得脸蛋发热,又有些羞赧,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闭上嘴,以免他又要自恋。

  “我觉得它不像是神,反而像是要捡便宜的神民,这也太没出息了,若是我先前粗心一点,只怕这家伙就要趁机附到我们身上,夺舍我们……”说到这里,封炤的神色变得冷酷森然,哪里还有先前那笑盈盈的模样?

  楚灼心中一跳,纵使有所猜测,也被他的话弄得后怕不已,突然明白为何封炤从一开始就让三头雪鸟将他们带上台阶。
与天同兽最新章节http://www.shusenlin.com/yutiantongs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级护卫萌宝甜妻总裁爹地不好惹超级机器人工厂半仙王妃我五行缺你神界修炼日常精灵斗士之创世之子都市最强圣医超级鬼神空间快穿救赎邪恶BOSS进化论贼行诸天